青墨木未

多一点,若你突然想起我,请你和我说句话

【楼诚】幼化的阿诚宝宝(一—三)

lo上私信不怎么回,有问题微博私信我。id:青墨木未

逻辑死。时间线错乱。

设定:皆大欢喜大家都好好活着。

——————————————————————————

明楼隐约觉得不对,他一向浅眠,虽然还困倦,也不动声色的往下一探。果真摸到一手湿。

这是怎么回事?阿诚在搞什么鬼?明楼睁开眼睛。可是身边没人。

他坐起来,刚要叫人,就发觉了床上的异样。一把掀开被子,一个小团子正趴在那里,还睡得香甜。无知无觉的样子。

哪来的孩子跑到他床上来睡觉?还尿床了?

明楼且惊异且郁闷的把那个圆嘟嘟的小孩子拍醒了。

那小娃娃三四岁的样子,头发软软的。被人从香甜的梦里吵醒了也不发脾气,乖乖的爬起来。

明楼这才发现这孩子身上套着一套过大的灰色真丝睡衣,是阿诚昨晚睡觉时穿的那一套。这小孩从领口里都能爬出来,可是他从这大人的衣服里解放了,整个人就成了光溜溜的。连小屁股上套的内裤也大了几号,松松垮垮的挂在白生生的小腿上——也是阿诚的。已经被这小东西弄湿了。

明楼就觉得自己眼皮一跳。盘着两条小腿儿靠在枕头上揉眼睛的娃娃看着竟有几分眼熟,“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在这里?”

阿诚有点懵,他觉得这个高大的叔叔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他不敢哭,老老实实的:“我叫阿诚。”

明楼觉得一道炸雷把自己劈了个透穿,他想起为什么觉得这个孩子眼熟了……这就是阿诚小时候的模样。桂姨刚把他领回来那两年,也常能在明家看到这孩子。

无论是幼时读圣贤书里头的“子不语怪力乱神”,还是党号召的“相信科学,破除迷信”,都没法解释现在的事。

镇定如明楼也懵。然而他怎么也要做点什么,总不能叫这个娃娃就这样光溜溜坐在被尿湿的床上,昨晚阿诚睡前换的那条内裤还可怜巴巴挂在他腿上。

明楼黑着脸把小阿诚完全扒光,拿了一条绒毯先裹了起来。阿诚想哭鼻子了,他把小肉手举起来塞进嘴里——他肚子也饿。

“在这等我,”明楼尽量把语气放的温柔和善,“别乱跑,知道么?”

看到小东西乖乖点头,他快步走出去先找了一个司机。叫他尽快买一整套三岁孩子的衣服,要齐全,要马上带回来。

等小阿诚终于有衣蔽体了,明楼才把他抱出去。明镜和明台已经坐在餐桌边上了,看他出来还问,“怎么这么慢?”

还没待回答,就先看到他怀里玉雪可爱的一个娃娃。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长睫毛。惹人喜欢。

明镜“哎呦”一声站起来,“这是谁家的孩子?明楼?”她伸出手,“来给我给我!叫我抱抱!这是谁家的孩子?!”

明楼硬着头皮:“这是阿诚——您细看看。”

出乎他的意料,明镜和明台竟然比他更容易的接受了这件事。甚至还——有点高兴?明楼的内心是崩溃的。

可是明镜是喜欢的,她简直连吃早饭的胃口也没了,抱着那小阿诚就忙东忙西起来,一会儿“阿诚乖,跟姐姐说想吃什么”,一会儿埋怨明楼“你给他穿的什么?哪儿弄来的衣裳难看死了”,一会儿又指使明台“我记得你有那汽车模型?拿过来!拿过来给他玩啊!”

变小的阿诚对衣服和汽车都不感兴趣,他抓着馒头就啃的香。这是阿香拿手的奶香馒头,小小的一个,还有甜味。从前的阿诚两三口就能吃一个,现在要两只小手抱着才行。

明镜不管明楼焦头烂额,她心里满足的很,明楼一遍遍看着手表着急着今天的行程安排。她就在那:“阿诚乖,吃一口菜菜好不好?菜菜也是甜的。”

阿诚听话的张开嘴尝了,小眉头就拧起来。他觉得他被大人骗了,这菜不甜。

————————————————————————

(二)明楼去上班,阿诚非要跟着他才行。也许是有那么点雏鸟情节,他睁开眼睛先看到了这个男人,就下意识的要黏在他身边。

明镜没办法,给阿诚穿上了小袜子小鞋子交到了明楼怀里,“你可给我照顾好了。中午按时给他吃饭。我可知道你这个工作狂!忙起来经常不管不顾的!”

明楼点头哈腰的把小家伙要了回来,胳膊夹着急匆匆往外走。他上午还要看好几份财务报表,这会儿时间已经有点晚了。

小阿诚没做过汽车,兴奋的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好快呀!”他指着外头掠过的街道和人群对明楼说。

长大后的阿诚五官轮廓在孩子脸上还依稀瞧得出来,明楼心就一软。“真是个小麻烦。”他轻轻捏捏小孩软嘟嘟的脸蛋。

他抱着小孩进办公室的时候自然引起了众多议论。大家一则奇怪着明秘书长今天怎么没过来,二也好奇这孩子的身份。

来找阿诚的梁处长把大家的疑问问出了口。

“阿诚去苏州为我办事了,”明长官微微一笑,“这孩子是我堂嫂的妹夫的侄子,来我家玩几天。特别黏我,没办法就给带来了。”

梁仲春被明家复杂的亲戚关系唬住了,没深入思考这个问题,转而逗弄起坐在明楼手臂上两只小胖手扳着明楼脖子的小娃娃:“小公主长得真可爱……咦?您刚才说——侄子?这是个男孩?”

明楼知道早上司机急匆匆买回来的衣服好像不太对劲,上面还有两个嫩粉色的蝴蝶结,不过他依然笑得道貌岸然简直无懈可击:“是。男孩。”

梁仲春忙讨好:“我儿子小时候常去新佰商场买童装,那质量还是不错的。明长官要是需要,我马上叫下边人去办。”

明楼摆摆手:“不用了,别为他一个小孩家兴师动众的。梁处长今天是见不到阿诚了,不如先回去工作吧。”

小孩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叫了好几次自己的名字,却不跟自己说话。他大眼睛直直看着梁仲春,把梁仲春看的特别想伸手摸一摸他的头发或是捏捏小脸蛋。

真可爱啊……梁仲春笑一笑,觉得有点想儿子了。

明楼开始办公,就把阿诚放在对面的高背椅上,椅子的扶手紧紧贴着桌子,使小孩不至于掉下去。

阿诚再乖巧,到底是三岁孩子。没一会儿不耐烦了,两只腿一用劲先踢掉了两只小鞋子,掉在地上叽了咕咚的。明楼不理他。

阿诚老实一会儿,又有了新主意,直起身一把把笔筒推了下去。这回动静可大了,好些只钢笔摔得到处都是。小坏蛋高兴了,“咯咯”笑起来。

于是明楼第一天带孩子就没忍住发了顿火,把小阿诚摁在腿上打了几巴掌。

也真是不怪人家都喜欢小孩子,确实是可爱。明楼把小孩打的眼泪汪汪后又捏了一把那小屁股,软绵绵的一只手都能盖住。一本正经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明长官就不由想起之前那个清俊的青年引人遐思的身材。从早上就郁闷着的心情倒稍稍好了些。

“你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把小阿诚又从腿上抱起来,搂在怀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呢?”

他手上当然有分寸的,半成力都没用上。小家伙挨打的时候有点疼,叫明楼揉揉也就渐渐消散了。只是他这回却不敢捣乱了,软软的靠在明楼怀里,把脸埋在明楼的丝绸领带上悄悄蹭鼻涕眼泪。

明楼也不像刚才那样把他一个人放在椅子上,他弯腰给阿诚穿上两只被踢掉的鞋子。阿诚脚上穿的小袜子是嫩嫩的黄色,上面还有两只小鸭子。明楼也觉得小孩实在可爱,便是淘气些也无妨,以后自己脾气还是要再好点才行:“再待一会。一会儿中午大哥忙完工作就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想吃什么?吃不吃冰淇淋?”

(三)
阿诚原来从来没有吃过冰淇淋。

冰淇淋是个好东西呀!把半张小脸都埋在冰淇淋碗里的小阿诚如是想。

然而这极幸福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吃了不到小半碗,冰淇淋就被明楼拿走了:“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凉的,”明长官面对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很有原则,“待会肚子要疼了。”

明楼拿出手帕给阿诚擦下巴上的奶油。这小孩刚才吃饭不肯正经吃,对甜食倒是热情的很,他想了想道:“你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要是肯乖乖吃饭,多吃菜菜。明天中午我还带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阿诚注意力却没给明楼。他偷偷的伸出小手去挖了一小块冰淇淋,想要塞到嘴里,不过下一秒他两只小胖手也被明长官捉住用手帕擦干净了。

小孩子瘪瘪嘴,有点小难过。

阿诚不能工作了,明楼的工作量就一下子大了起来。整个下午他都埋头于文件中,为数不多的注意力也都分给了小阿诚。

小东西下午倒是没闹人。他被明楼中午给买的玩具哄住了,他童年时桂姨并不富裕,那时代给孩子的玩具本来也单调,故而商场里那些五颜六色五花八门的玩意儿就显得格外诱人。

他最喜欢的是一个铁皮小火车。虽然他偷偷往嘴里塞了一下,并不好吃。但是明楼教他,只要拧紧发条小火车就会自己开起来。这简直太神奇了呀!

容易满足的小阿诚乐此不疲的一次次拧紧发条,只要看到小火车开了就高兴的“咯咯”笑。一下午明长官的办公室里都传出小孩清脆的笑声,极为悦耳。

很快就总有女职员借口来这送东西送茶或是请教明长官,她们来一趟,小阿诚手里就多两块糖果或是一袋糕点,虽然要付出被偷偷摸脸摸脑袋的代价,阿诚还是很高兴。明楼也头一次知道,办公厅里的女职员们居然会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零食!

阿诚现在到底还小,他自己撒了一下午欢,等到明楼快要下班的时候,他却困了。爬在明楼的怀里揪着他的衣襟要睡觉。

今天上午司机匆忙给买的一双小皮鞋可能不太舒服,他总是想踢掉。明楼也就随了他,给他脱了鞋子,把两只小脚也揣进自己怀里。

现在外头天气还不暖和,怀里揣个软绵绵的小暖炉感觉也还挺好的。明楼微微低下头,把下巴搁在小东西的脑袋上,专心批改起最后一份企划案。

评论(53)

热度(890)